滕志卷八-列女传-序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滕县志
摘要

兰不为莫采而不芳,玉不为莫剖而弗良。贾子曰:贪夫徇财,烈士徇名,夸者死权众庶凭生囗皆天植其性,岂以表章与否而易行哉!

列女传

诗与春秋所言女德尚矣,迁、固史书摈漏不载。自刘向为列传,而范蔚宗始载之。才行高秀并见搜次,不专一操也。滕地近鲁,人皆持重矜节,列女见史册者,于晋有曹氏、宋有董氏、元有郝氏三人耳。以今耳目所睹记者,穷巷幽闺非有姆传之教,女吏之箴。而贞德煭行,往往囗然于泥滓而不污,而采风所表章者堇十之一二耳。嗟嗟。兰不为莫采而不芳,玉不为莫剖而弗良。贾子曰:贪夫徇财,烈士徇名,夸者死权众庶凭生囗皆天植其性,岂以表章与否而易行哉!

 
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目前评论:5   其中:访客  5   博主  0

    • avatar 王方形春 0

      如果文章需要写作,可以联系我QQ:683163,鲁韵原创论文网,原创写作,全程保密,准时守信,写作范围:医学、教学、毕业等各类文章,同时代发各类学术期刊

      • avatar Can-C Eye Drops 1

        数日前读《浙江通志·风俗》,因思苏南、皖南与浙江,皆古之江南地,乃取《江南通志·风俗》苏南、皖南部分加以点读。苏、松、常、太(仓)与杭、嘉、湖同处太湖平原,民俗相近,略无二致;苏、嘉与杭之 北部尤相近。 此志《风俗》部分编纂,远逊《浙江通志》。 一、内容简略。 《浙江通志》 于全省、府、县下,收罗历代文献颇详;《江南通志》仅止于“府”一级。 二、归类失当。如此志数处引用《汉书·地理志》,汉志原文如下: 楚越之地,地广人希;饭稻羹鱼,或火耕而水耨,果隋赢蛤,不待贾而足;地势饶食,无饥馑之患;以故砦窳偷生,无积聚而多贫。是故江、淮以南,无冻饿之人,亦无千金之家。此盖概述大江以南各地风俗之一般情形,理当置于卷首,而《江南通志》将此段文字拆分为二,一置于“太平府”,一置于“宁国府”。 三、编排失时。《浙江通志》引历代文献,以朝代先后为序排列,井然可观;而《江南通志》引前人文献,颇失时序。如《吴郡志》宋人范成大所撰,《隋书》唐人所撰,乃置《吴郡志》于《隋书》前。

        • avatar Can-C Eye Drops 1

          数日前读《浙江通志·风俗》,因思苏南、皖南与浙江,皆古之江南地,乃取《江南通志·风俗》苏南、皖南部分加以点读。苏、松、常、太(仓)与杭、嘉、湖同处太湖平原,民俗相近,略无二致;苏、嘉与杭之 北部尤相近。 此志《风俗》部分编纂,远逊《浙江通志》。 一、内容简略。 《浙江通志》 于全省、府、县下,收罗历代文献颇详;《江南通志》仅止于“府”一级。 二、归类失当。如此志数处引用《汉书·地理志》,汉志原文如下: 楚越之地,地广人希;饭稻羹鱼,或火耕而水耨,果隋赢蛤,不待贾而足;地势饶食,无饥馑之患;以故砦窳偷生,无积聚而多贫。是故江、淮以南,无冻饿之人,亦无千金之家。此盖概述大江以南各地风俗之一般情形,理当置于卷首,而《江南通志》将此段文字拆分为二,一置于“太平府”,一置于“宁国府”。 三、编排失时。《浙江通志》引历代文献,以朝代先后为序排列,井然可观;而《江南通志》引前人文献,颇失时序。如《吴郡志》宋人范成大所撰,《隋书》唐人所撰,乃置《吴郡志》于《隋书》前。

          • avatar idebenone 1

            汉刘邦的诞生,使丰县第一次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。《史记》载:“高祖,沛丰邑中阳里人,姓刘氏,字季。”《乾隆版丰县志》序:“自赤帝子生于丰之中阳里,及都长安,号为新丰,而以所生丰为旧丰,于是丰之名始大著。”围绕着汉刘邦,丰县地区形成了诸多特殊传统。据《史记》记载:“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,梦与神遇。是时,雷电晦冥。太公往视,则见蛟龙于其上,已而有身,遂产高祖。”可见,对刘邦的神化,从在母胎即开始了。明景泰元年(公元1450年)丰县《重修龙雾桥记》载:“丰邑东去五里许,有一石桥,名曰龙雾桥,北去三十步有庙,曰龙雾,然庙无额,桥无碑,世人相传而已。”龙雾桥,因其神奇色彩,备受人们向往,历代吟咏不绝。清乾隆二十年(公元1755年),丰县令卢世昌(贵州普安县人),专门写有《龙雾桥祈雨感而有述,得长歌百句》,详细记载了龙雾桥下求雨仪式过程,是难得的宝贵资料。刘邦的一生,一直伴随着神话宗教色彩,与家乡丰县有着不解之缘。以刘邦与枌榆社的关系为例,《汉书?郊祀志》载:“及高祖祷丰枌榆社,徇沛,为沛公,则祀蚩尤,衅鼓旗。”《史记》载:“祠黄帝,祭蚩尤于沛庭。”及登基后,“令立蚩尤之祠于长安。”不仅如此,丰县枌榆社,据《前汉书》颜师古注曰:“以此树为社神,而立名。汉高祖初起,祷于枌榆社。后四年,天下悉定。诏御史,令丰治枌榆社,以时祀之。章帝章和元年(公元87年)八月,遣使祀枌榆社。”刘邦的一往情深,使枌榆社成为故乡的代名词。而刘邦发迹伊始,自封赤帝子,斩白蛇起义,这就运用宗教力量,起义成功的典范。据刘邦自言:“甚重祠而敬祭。”所以我们不难理解《汉书? 高帝纪》的记载:“及高祖即位,置祠祀官,则有秦、晋、梁、荆之巫,世祠天地,岂不信哉。”可见,刘邦的宗教文化素养,是治理国家,谋求统一安定的重要精神条件。围绕着汉刘邦,丰县及其周边地区留下诸多胜迹,虽历经千年沧桑,然多有遗存,且皆有相关的神话传说对应,成为丰县人民的宝贵财富。例如汉皇林,在今丰县赵庄镇金刘寨村,为刘邦曾祖父刘清的坟墓,陵园规模宏大,景色优美,为全球刘氏宗亲寻根觅祖之所。丰县人,对刘邦感恩有加,特设高祖庙祭祀之,奉若神明,明初朱元璋甚至诏命有司岁时享祭,成为官方制度。此外,丰县的城隍爷纪信,长相似刘邦,曾代刘邦而死,丰县人为了纪念其情深意重而拜其为丰县的守护神。七里铺土地庙,为刘邦躲避秦兵之地,后大加修葺,独准刻塑龙身,号为全国最大的土地庙。这些胜迹,充分说明刘邦作为一种信仰形式已经扎根于丰县地区,源远流长。

            • avatar idebenone 1

              汉刘邦的诞生,使丰县第一次登上中国历史的舞台。《史记》载:“高祖,沛丰邑中阳里人,姓刘氏,字季。”《乾隆版丰县志》序:“自赤帝子生于丰之中阳里,及都长安,号为新丰,而以所生丰为旧丰,于是丰之名始大著。”围绕着汉刘邦,丰县地区形成了诸多特殊传统。据《史记》记载:“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,梦与神遇。是时,雷电晦冥。太公往视,则见蛟龙于其上,已而有身,遂产高祖。”可见,对刘邦的神化,从在母胎即开始了。明景泰元年(公元1450年)丰县《重修龙雾桥记》载:“丰邑东去五里许,有一石桥,名曰龙雾桥,北去三十步有庙,曰龙雾,然庙无额,桥无碑,世人相传而已。”龙雾桥,因其神奇色彩,备受人们向往,历代吟咏不绝。清乾隆二十年(公元1755年),丰县令卢世昌(贵州普安县人),专门写有《龙雾桥祈雨感而有述,得长歌百句》,详细记载了龙雾桥下求雨仪式过程,是难得的宝贵资料。刘邦的一生,一直伴随着神话宗教色彩,与家乡丰县有着不解之缘。以刘邦与枌榆社的关系为例,《汉书?郊祀志》载:“及高祖祷丰枌榆社,徇沛,为沛公,则祀蚩尤,衅鼓旗。”《史记》载:“祠黄帝,祭蚩尤于沛庭。”及登基后,“令立蚩尤之祠于长安。”不仅如此,丰县枌榆社,据《前汉书》颜师古注曰:“以此树为社神,而立名。汉高祖初起,祷于枌榆社。后四年,天下悉定。诏御史,令丰治枌榆社,以时祀之。章帝章和元年(公元87年)八月,遣使祀枌榆社。”刘邦的一往情深,使枌榆社成为故乡的代名词。而刘邦发迹伊始,自封赤帝子,斩白蛇起义,这就运用宗教力量,起义成功的典范。据刘邦自言:“甚重祠而敬祭。”所以我们不难理解《汉书? 高帝纪》的记载:“及高祖即位,置祠祀官,则有秦、晋、梁、荆之巫,世祠天地,岂不信哉。”可见,刘邦的宗教文化素养,是治理国家,谋求统一安定的重要精神条件。围绕着汉刘邦,丰县及其周边地区留下诸多胜迹,虽历经千年沧桑,然多有遗存,且皆有相关的神话传说对应,成为丰县人民的宝贵财富。例如汉皇林,在今丰县赵庄镇金刘寨村,为刘邦曾祖父刘清的坟墓,陵园规模宏大,景色优美,为全球刘氏宗亲寻根觅祖之所。丰县人,对刘邦感恩有加,特设高祖庙祭祀之,奉若神明,明初朱元璋甚至诏命有司岁时享祭,成为官方制度。此外,丰县的城隍爷纪信,长相似刘邦,曾代刘邦而死,丰县人为了纪念其情深意重而拜其为丰县的守护神。七里铺土地庙,为刘邦躲避秦兵之地,后大加修葺,独准刻塑龙身,号为全国最大的土地庙。这些胜迹,充分说明刘邦作为一种信仰形式已经扎根于丰县地区,源远流长。